437名志愿军遗骸今日归国朴槿惠去年访华

2019-07-12 23:00:47 来源: 鄂州信息港

437名志愿军遗骸今日归国 朴槿惠去年访华促成

昨天,韩国士兵将装着遗骸的棺椁起运装车摄影/新华社姚琪琳

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

志愿军烈士邓仕钧的儿子邓其平、女儿邓菊平赶到沈阳

在异国他乡,沉睡了半个多世纪,今日,方归于国土。昨天,437名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开始从韩国坡州起运至仁川国际机场。中韩将于韩国当地时间今天早上7时进行交接,志愿军遗骸将于今日上午到达沈阳桃仙国际机场,随后入驻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。

韩国战士一路抱着志愿军遗骸

据了解,在昨天的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运送工作中,韩方共派出22辆专车负责运送志愿军烈士遗骸,一位韩国军人负责一个棺木。

中国志愿者张伟见证了志愿军遗骸运出的过程。在位于韩国京畿道坡州市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临时安置所,韩国士兵在国防部负责人的带领下,十人一组,步入安置所,按照登记编号把已封棺入殓的志愿军遗骸双手抱在胸前,一路抱上大客车。

张伟说,韩国方面对志愿军遗骸进行了详细登记,运出时也核实姓名编号,整个过程进行得井然有序。更让张伟感动的是,封装完毕的遗骸有5到10公斤重,年轻的韩国战士一路抱着遗骸上车,在车上也仍用抱着的姿势,直到抵达仁川机场。在张伟看来,运送志愿军遗骸的整个过程,韩国方面都做得极为认真、极为细心。

据韩联社报道,韩国国防部昨天表示,在此次归还437名中国军人的遗骸后,韩国将继续把新挖掘的中国军人遗骸归还中方。

四位志愿军老战士赴韩守灵

昨日,四位志愿军老战士也抵达韩国接收战友的遗骸。他们是今年81岁的吴晓岚和老伴儿高亚嵛,以及同样81岁的孙凤康和何其芬。他们计划每人夜里负责两到三个小时,为战友在韩国的一夜守灵。今日上午,老人们还将共同为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进行起灵仪式,同时护送灵车到仁川机场。

韩国当地时间今早7点,中韩将在韩国仁川国际机场进行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,韩国国防部次官白承周、中国民政部优抚安置局局长邹铭等官员将出席。遗骸抵达国内后也将举行纪念仪式。

据志愿军后人康明昨天从辽宁省民政厅获得的消息,历经两个多小时飞行,装有志愿军遗骸的专机抵达沈阳后,将直接进入机库,之后由一支40辆车的车队迎接,将遗骸送至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。沈阳方面联系了“烈士子女代表”在机场接灵。

[1][2][3]下一页志愿军后代从全国多地赶往沈阳

康明的父亲康致中1953年1月入朝作战,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军七师19团团长。去年,康明就曾发起抗美援朝志愿军后人,首次自发组团抵达韩国坡州墓地凭吊。尽管他知道,父亲被安葬在三八线北侧的朝鲜江原道铁原肃字152坟墓,但那里位处朝鲜军事禁区,无法进入,康明只能在三八线南侧的涟州台风瞭望塔远眺。这一次,康明又专门从西安出发,和志愿军子女来了沈阳。

去年,苗务才就将父亲、原志愿军60军180师司令部的侦察参谋苗维忠的照片,摆在了韩国坡州中国军人墓地上一座无名烈士墓碑旁,今年他又专程从河南出发,把父亲照片带到了沈阳。

“我想来迎接。不是父亲,也是父亲的战友。”康明告诉北京青年报,从3月26日开始,他熟识的人中,就陆陆续续有志愿军后人抵达沈阳,其中,有六位志愿军牺牲地点和今天遗骸迁移地点相符。“只有原60军180师540团副团长刘瑶琥,他在南京的70岁女儿因身体关系,不能前来。”

“其他五位的后人都到齐了。”北京青年报在沈阳见到了原20军58师172团政委李树人之女李海放,她专程从上海赶来。原63军187师559团团长邓仕钧之子邓其平从天津赶来,其女邓菊平从北京赶来。50军150师449团3营机枪连副指导员刘荩恩之子刘庆忠,于昨天下午到了沈阳。牺牲于1951年的原60军180师540团政治处主任王铁先,也有晚辈来沈阳。

原60军180师539团政委韩启明,牺牲时没有子女,但侄女韩小燕来了。韩小燕称,家人对二伯韩启明的思念,从未中断。1970年过世的奶奶任玉清,得知二儿子韩启明牺牲的消息后,一滴眼泪也没流。“从那之后,奶奶每天都扒墙上的黄泥土,谁也不理睬,自言自语道,‘二儿子你好久回来?’”父亲韩永义年长韩启明两岁,年过九旬、已老年痴呆的他,去年还在家自言自语:“你们的伯伯还在路上呢,他还没回家。”

DNA比对工作未来将会进行

“现在还能到陵园门跟前,明天戒严可能门跟前都到不了。”昨天下午,康明一行约十人来到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门口。“我们看看明天在那里迎接合适。”昨天在他们下榻的宾馆,北青报看到了他们准备的4米长的条幅,白底黑字,上面写着“中国抗美援朝志愿军烈士子女欢迎亲人回家”,还有他们自备的黑纱。

北青报发现,2014年3月26日,陵园大门两侧就贴出了通告,“因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施工需要,2014年3月27日8点至2014年3月28日8点封闭园区。给您的参观带来不便。敬请谅解。”

因去年曾赠送一些父亲的遗物给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,下午李海放代表志愿军与陵园沟通。她告诉北青报:“陵园方面说,我们可能这几天都不能进入烈士陵园,上面有纪律。但我们还在争取。”昨天晚上,沈阳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领导邀请李海放、康明一行约十人共进了晚餐。

在韩国参与遗骸归国的中国志愿者张伟接受北青报采访时称,3月17日装棺仪式启动时,他就在现场,韩国方面没有明确说对遗骸做了DNA鉴定,但从言辞间可以确定这一点。就此,李海放对北青报透露:“陵园说,志愿军遗骸与后人的DNA比对工作肯定是要做的,但得一步步来。我希望这一切尽快进行,趁我们还活着。”

邓其平对北青报表示,他非常感谢朴槿惠总统,能化干戈为玉帛,充分尊重昔日“敌军”的遗骸。“希望在有生之年找到父亲的遗骸。这一批没有,下一批找。万一找不到,就让子孙接着找。”

前一页[1][2][3]下一页朴槿惠访华促成志愿军遗骸归国

此度志愿军遗骸运送,当追溯至2013年韩国总统朴槿惠访华。6月29日在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时,朴槿惠主动提出在朝鲜战争停战60周年送还韩国军方管理的360具中国军人遗骸。此前,韩国政府一直将中国军人遗骸安葬在坡州市的朝鲜和中国军人墓地。

2013年12月韩方正式启动对墓地的挖掘工作,分批对遗骸进行清洗和干燥,以及对遗物进行整理和登记。至此,志愿军遗骸归国正式进入了倒计时。

在整理过程中,鉴定专家又通过技术手段新发现了遗骸,此次装殓的志愿军遗骸共计437具,均系在朝鲜战争期间在江原道横城、铁原、洪川以及京畿道涟川、加平等地牺牲。

据媒体公开报道,朝鲜战争结束后,我国一直没有精确的志愿军阵亡统计数字,绝大多数资料只描述“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36万余人”。这是一个非常笼统的数字,只统计到万人,且不分死者和伤者。

直到近年,精确的阵亡数据才披露出来。据辽宁省丹东市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研究员张中勇指出,从20世纪末开始,我国从地方基本的县区民政烈士名单里面,逐一进行核对,于2006年公布了志愿军直接战斗牺牲的人数为183108人。

文/本报朱玲赵卓

原标题: 437名志愿军遗骸今日归国朴槿惠去年访华促成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经济

作者:前一页[1][2][3]

百色的医院专治白癜风
鞍山有哪些超声科医院
河源有哪些皮肤科医院
安徽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