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充满了爱的晚上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3 13:23:06 来源: 鄂州信息港

夜幕降临。  季洁从的士上下来,站在木子巴门前的镜子前,久久地打量自己:浅绿色的细带高跟鞋,配苹果青的连衣裙,手上挽着一个乳白色的漆皮包,端正的脸上不着痕迹地扑了一层粉,描了点淡妆,她将自己从脚看到脸,再从脸看到脚,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,越看心越慌,就在这时,一个擦着她肩膀进去的女人撞了她一下,她侧过头一看,那女人穿着吊带的银灰色丝绸晚装裙,光洁的白大腿一直白下去,到脚趾的地方,两条古铜色人字的鞋帮懒洋洋地搭着,将女人的慵懒与妩媚一览无遗地呈献给了季节的双眼。  一个声音从木子巴里传出来,“木子美,你怎么才来?你的老相好等你半天了!”  “来啦,来啦!”叫木子美的女人像一阵风般轻盈地飘了进去。  看得季洁自卑地一颤,突然地一转身想往回走,但是抬腿的一刹那,又定定地站住了,她在心里说,“我这是怎么啦?我可不是这些鸡婆般的女子,我堂堂大学教授,穿着打扮要得体才是,我这样就很得体啊!而且,我来见的辛勤也是大学教授,他总不会喜欢木子美那样的女子吧?”想到这儿,她用力转了回来,再对着镜子,看着自己经过了一年多艰苦努力,为见名教授辛勤网友而努力减肥后的体态,虽说还是略显臃肿,但总比以前女学生们背地里叫自己“胖冬瓜”要好多了。而且幸好天暗,自己脸上的苍老与斑斑点点被夜色遮掩了。于是30多岁徐娘半老的季洁拎起包,一步跨进了木子巴。  木子巴里远比路灯下的夜色昏暗,一个个双人座的小包间沿着墙一溜儿挨过去,季洁数着“1、2、3……”到第七个包间时停了下来,她想着:要不要见他呢?见了他会发生什么呢?我可是跟我老公相亲相爱,不愿意离婚的!再说,我们还有玉儿这人见人夸的聪明漂亮的女儿……想到玉儿,季洁的腿又朝前迈了一步,玉儿如果得到辛勤的帮助,将来就可以上k大,那样就真是草鸡变成了金凤凰了,因此,就算自己出轨,也是为了女儿的前程。而且,自己跟辛勤约定好了,他才从k城飞过来的,想着,季洁的腿又朝前面的包厢迈了一步。  就在这时,季洁听见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,“你是美美吗?我是辛勤。”  季洁心里一抖,脸倏地红了,她看见中等个的辛勤充满了儒雅之气的脸,在昏暗中向自己发着光,轻轻地点了下头,顺着他的指引在8号包厢坐下了。辛勤没有坐在对面座子上,而是一屁股在季洁的身边坐下了,季洁感觉到辛勤火热的身躯贴着自己薄薄的裙子,直透进身上,一颗心不由分说地“扑通扑通”狂跳着。  辛勤的手端着一杯粉红色的饮料递了过来,“红粉佳人,你试试?酒巴里的女人都喜欢喝这个。”辛勤嘴里的热气呵在季洁脖颈上,痒痒的热着,季洁有一种醉熏熏的感觉,正在暗衬辛勤的嘴现在什么位置?有没有贴到自己的脖颈?要不要退后一点?躲开一点?就感觉嘴边碰到了玻璃杯冷冰冰的杯沿,“来,喝一口解解乏。”辛勤说着,季洁感觉到自己的嘴就张开了,一股带点辣味的液体沿着口腔滑进了喉咙,辛勤的另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腰上,试探了一下,季洁轻轻地动了一下,又停止了。辛勤的手一把搂住了季洁,“来,再喝点。”季洁刚想拒绝,但那凉凉辣辣的液体又沿着自己自动张开的唇滑进了喉咙,而且,从腹腔慢慢往全身散发着一股热将季洁罩住了,季洁的头都晕了。  就在这时,萨克斯管吹奏的忧郁的调子在酒巴里弥漫开来,一对对男女站起来滑进了舞池,辛勤搂着季洁腰的左手一带,季洁就跟着辛勤站了起来,辛勤搂着季洁也滑进了舞池,季洁半偎在辛勤怀里,迈着有点滞重的步子踏着慢四的节奏,“这个辛勤,想不到一个堂堂教授,胆子还很大,刚见面就动手了,说不定今晚就会……可自己不是因为爱他才来跟他见面的吗?”刚想到这儿,辛勤的脸就贴在了季洁的耳根上,嘴唇有意无意地擦着季洁的耳垂,季洁的喘息渐渐地粗了,身体朝辛勤宽厚的胸膛上贴去,辛勤将季洁搂得更紧了。  “美美,宝贝,我好爱你!”辛勤在季洁耳朵边呵着热气说。  洁还想保持的衿持,她“嗯、啊”的随便应着。就在这时,季洁的脚背被狠狠地踩了一下,她疼得“啊!”一声在声音还没出来之前用嘴巴压在辛勤肩膀上忍住了,自己是堂堂教授,可不能失态啊!不过,季洁的醉给踩醒了,她凭直觉断定踩自己的不是辛勤,而是一只尖锐的高跟鞋,她的眼光朝周围搜寻着,看见先前在门口撞了自己一下的那个叫木子美的美女,正好被舞伴搂着转过身来跟自己的目光对上了,刚才肯定是被她踩的!季洁恶狠狠地朝木子美瞪着眼,但是木子美被舞伴一扭转了过去,季洁狠毒的目光恰巧全部剌在刚转过身来的木子美的男舞伴眼睛上,季洁像见了鬼似的发现这个男人居然是自己的老公,玉儿的爸爸,而且,看玉儿他爸的表情,他好象早就发现自己了,肯定一直近距离跟着,木子美才会踩了自己脚的;季洁“好啊!”现场抓奸地得意了百分之一秒,又“败了!”被老公现场抓奸地惶恐了百分之一秒,然后突然将搂住自己腰的辛勤一推,大骂道:“你这个流氓!只是跳跳舞,谁让你搂着我的?”  辛勤大吃一惊,“怎么啦美美?”他不解地望着季洁,摊开了双手。  季洁举起手对着辛勤的脸一挥,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辛勤的脸挨了季洁重重的一掌,他不由自主地用手掌护住了自己火辣辣的脸。  玉儿爸爸一个箭步冲到了季洁身边,“老婆,这家伙不是你的朋友?”他说着伸手搂住了季洁。  季洁心里一喜,这一招果然灵!她立即哭着说,“我近为写一份材料出来搞社会调查,刚找到一个调查对象,谁知他跳着舞就耍起流氓了!呜呜,老公,幸好你来了,呜呜……”季洁哭得抽不过气来。  玉儿爸爸将季洁松开,挥手一拳将辛勤打得倒在地上,辛勤爬起来边叫边还手,“美美,你为什么要陷害我?我们不是约好来这儿见面的吗?”玉儿爸爸的拳头“砰”的一声又击在辛勤脸上,辛勤嘴一张,“喷”地喷出一口血箭,带着两颗被打落的牙齿,“叮当”落在大理石的地上清脆地响着。  舞池里乱成一团,不知谁高叫一声,“不好了,阿S来了!”人们潮水般地往外跑去。  季洁听见叫声,悄悄擦干眼泪想跑,被冲进来的警察拦住了,“你们在这儿打架?”  季洁用手拉了下衣角,“阿S,这个流氓非礼我,我丈夫只是帮了我一把!”说着从包里掏出工作证递了过去。  阿S接过季洁的工作证一看,“对不起季洁老师,还有两位,”他说着指着辛勤与玉儿爸爸“你们要跟我回去录一下口供。”  辛勤立即大声说,“阿S,这儿是酒巴,我只不过是搂着这位女士跳一下舞而已。”  季洁愤怒地说,“搂着跳舞?你贴着我干嘛?说得轻巧!我一世的清白都被你毁了!”  辛勤转过身来看着玉儿爸爸,“先生,你老婆没有什么损失,我的牙齿被你打断了也不想追究了,我们就这样两清了好吗?到派出所,对大家都不好。”  季洁冲到辛勤身边说,“到派出所将你这样的坏人抓起来,是对你不好!我们是受害者,对我们有什么不好的?”  阿S伸手挡住了气势汹汹的季洁,“女士,没有查清事实前请不要乱下结论。”  辛勤立即用眼光盯着玉儿爸爸。  玉儿爸爸扯了一下季洁的胳膊,“我们走吧!碰上这种人只好自认倒霉!以后不要来这种地方!”  阿S瞪眼看看大家,“怎么啦?你们都不打了?也不告了?没事了?”  辛勤与玉儿爸爸异口同声地说,“不打了!不告了!辛苦阿S了!”  阿S“哼”了一声,狠狠地瞪了季洁一眼,转身朝酒巴外走了出去。  玉儿爸爸拖着季洁冲出了木子巴,到了酒巴外面,一阵凉风吹来,玉儿爸爸突然一转念,“不对啊?看样子那个男人明明是认识她的?她先前偎在那个男人怀里明明是一副陶醉样?”想到这儿,他的脚步立即停下了,刚想发作,但木子美偎在自己怀里的美态又显现在眼前,“她也看见我们了?不是吗?”想到这里,玉儿爸爸狠狠地将季洁的胳膊甩开,自己一个人朝前面匆匆地走去,季洁楞了几秒钟,小跑着追了上去,伸手挽住了玉儿爸爸,“老公,亲爱的,你慢点儿好不好?人家跟不上你嘛!”说着将头倚在玉儿爸爸的肩膀上。  辛勤在后面看着这一幕,看着季洁渐渐远去的身影,想到自己家里的夫人每每小鸟依人状地趴在自己肩上,激凌凌地打了个冷战,他感觉到口里又咸又腥又痛,气得将满口的血水对着季洁的背影“喷”地一啐,刚想走人,木子美在后面喊道,“先生,您还没买单呢!承惠686元。”  辛勤盯着木子美,看出她就是倚在美美丈夫怀里跳舞的女人,感觉自己被耍弄的愤怒就要像火山爆发,但又想到自己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外地,于是咬着牙从裤兜里掏出钱包,拿出几张钞票朝后一甩,大步朝路边走去,边走边说,“老婆老婆我爱你!”引得旁边一个孤身女人一直爱慕地盯着他的背影出神。  这个充满了爱的晚上!     共 350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急性附睾炎怎么自我治疗
昆明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
云南癫痫病权威医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