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卷第487章大结局

2019-06-25 21:50:05 来源: 鄂州信息港

我的脑仁就像是被什么狠狠的钻了一下,忙不迭的看向屏幕,就见陆湛北他们那条路直接闪起的火光。“周辰,你疯了吗!”我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不顾身子上的虚弱,直接冲了上去,想要夺过他手里的控制器。此时此刻,我怕了,真真切切的害怕包围着我。“滚开。”此时的周辰要算处于癫狂状态,一把将我甩开。我的身体突然没了重心,一下子栽到了地上,整个人像是摔散架了一样,浑身震颤着疼。肚子尤其的疼,我只感觉一下子从头凉到了脚底板,我不受控制的捂住了肚子,身子不自觉的蜷缩了起来。这感觉就像是我之前先兆流产的好了一样,不过……我又没有怀孕,怎么会有这种感觉。“等陆湛北被炸死了,我就引爆屋子里的炸弹,反正我活不了了,谁也别想活!”周辰癫狂的哈哈大笑。“求你了,放过我吧,周边,算我求你了。”岳琪此时已经被吓破了胆,完全没有刚才那种气势,嗫嚅着乞求道。周辰像甩开我一样甩开了她,岳琪摔的那一下明显比我重了很多,她趴在地上半天都没动一下。肚子上的疼痛传遍了四肢百骸,我眼前发黑的看向了周辰手中的控制器,还企图再次去夺,可我刚走两步,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。就在周辰即将按下房间炸弹的控制器的时候,门被踹开了。我艰难的转过了身子,看向门边,只见一片浓烟飘了进来,浓烟刺鼻,我被呛的一阵咳嗽。还没等我从咳嗽中挣脱出身来,就感觉一双手扶在了我的后背上,陆湛北身上特殊的香味传到了我的鼻子里,我这才抬头,对上了陆湛北身边的眼睛。“湛北……”我虚弱的叫了他的名字,随着被他抱了起来,我紧紧抓着他的衣服,“你没事,太好了……”刚才有那么一瞬间,我真的以为陆湛北死在了路上的炸弹堆里,现在又重新看到了他,有那么一些的不太真切,眼泪也不自觉滑落了下来。“怎么了,有没有受伤。”陆湛北急切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,我这才感觉到有那么一丝的真切。“我肚子,好痛。”我艰难的说到,有汗顺着额头渗了出来。“我这就带你走。”陆湛北说着,直接把我打横抱了起来,他给了杨裕兴一个眼神,示意他顶住,就要带着我出门。“陆三爷,既然来了,还走做什么?”周辰的声音在我背后幽幽的开口道。陆湛北身子僵了一下,随着顿住了脚步,“周局长还是等着准备后事吧,别多出来乱逛,消耗你为数不多的生命。”很显然,陆湛北已经知道了周辰身体的问题了。“那是自然,所以我今天,就是为了准备后事。”周辰顿了一下,“不过,准备后事之前,我要给自己准备一下陪葬。”说话间,他直接按下了控制门上下关闭的开关,房间四处所有的门都往下滑了起来。陆湛北还没反应过来,周辰就又按下了引爆按钮,只听一声轰鸣般的爆炸声,我的眼前一片光亮。“是炸弹,快跑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房间内的打手瞬间乱成了一团。好在那炸弹是从房间的尽头一点点往我们这里爆炸开来,还留给我们几秒逃生的时间。周辰已经完全进入了癫狂状态,他把控制器扔到了地上,狂野的笑声环绕在我耳边,我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,意识也有些不清晰了起来。陆湛北没心思再和周辰打什么口水仗,直接抱着我往还没完全关上的门走去。杨裕兴黑子他们已经从别的门出来了,我们因为两个人不太好出,陆湛北就把我先推了出去。炸弹一点一点的爆炸过来,这种时候我完全顾不得疼痛,伸手进房间里打断把陆湛北拉出来,却不想周辰跑了过来,一把抓住了陆湛北。门随着炸弹也在一点点的关上,我的心彻底慌了,卖力拉着陆湛北的手,他也在努力甩开周辰。周辰虚的很,被陆湛北一下就甩开了。就在他即将要出来的时候,房间内的地板突然空了,下面深不见底,只能看到炸药爆炸的火光。“陆湛北,你逃不出去的!”周辰打开地板下的炸弹洞以后,直接掉了下去,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落到洞底正好一个炸弹爆炸,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,就再没了声音。陆湛北抓着我的手也在这一瞬间滑拖,朝着那深渊摔了下去。“陆湛北!”我嘶吼的喊到,却没有任何的回应,我疯狂的爬过去,可门却在这一瞬间关上。“陆湛北,陆湛北!”我爬着过去,不停地嘶吼着,眼泪不断地顺着面颊滑落下来,我疯狂的敲打着门,企图撬开那门。“辛澜,你冷静一下。”杨裕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,他紧紧攥着拳头,像是在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悲痛。“湛北,湛北他还在里面。”我正说着,肚子上的疼痛也在这一瞬间重新袭满了我的四肢百骸,意识也越来越不清晰,在我意识完全消失的前一秒,我听到了杨裕兴叫我的名字。后来,我醒了,可我总觉得我在梦里。他们所有人都告诉我,陆湛北死了,就死在那场轰动全市的爆炸中,可我不相信。我总觉得我现在是在做梦,毕竟陆湛北在我心中那么高大坚强,只有在梦中他才会死,所以我在做梦,等我梦醒了,回到现实世界中,陆湛北就会活过来,我带着安安一家三口过我们的小日子。娟子在今年的六月份结婚了,那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,我看着她穿婚纱,不自觉想到了自己穿婚纱。希望我能赶紧醒过来,这样我也能穿婚纱。虽然,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,因为我怎么都找不到从这场梦中醒过来的方法,我觉得我可能一辈子都会活在这场梦中。丁爷和杨老爷子和好了,是在杨老爷子去监狱看他的时候两个人促膝长谈,多年的恩怨终究化解开来。杨裕兴拼尽全力对丁萌好,丁萌也在他的好中逐渐重新接受了他。那场爆炸中,岳琪也逃出来了,不过她还是没活成,因为她企图勾引杨裕兴,被丁夫人发现,活活给打死了。丁夫人得了癌症了,她本来因为红楼的事情被抓,可因为她的病所以允许她外出治病。还有,也是重要的,我又怀孕了。爆炸那天我还不知道,昏迷了去医院检查才发现的,不过,这个孩子没能留住。我哭了好久,后来,也释然了,毕竟我还有安安,我还要带着他好好生活。在这几年里,安安也变成了大孩子了,每年我都会带他去港口陆湛北送我的那家餐厅吃饭。我吃咖喱乌冬面,安安吃蛋包饭,再给陆湛北点一杯清酒。虽然那杯清酒从没有人动过。“妈妈,该去港口了。”早晨我还在睡梦中就被安安叫了起来,他拉着我要去港口。我算了一下,今天刚好是第六次去港口,也就是说,我一个人已经过了六年了。我叹息一口,起身穿衣服,穿的是陆湛北送我的身裙子,我每年都会穿这一身。简单画了个淡妆,就带安安去了港口,安安去了店内的儿童专区玩滑梯,我则是先点餐。“一份咖喱乌冬,一份蛋包饭……”“一壶清酒。”我还没说完,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男声。那男声横冲直撞的撞在了我的心房上,一瞬间,我只感觉四周的安静了下来,只剩下我自己的心跳声。是……是他吗?我的鼻子酸了一下,不敢回头,强压着心中的激动,“是你吗?”“是。”他的声音落下,就走到了我的面前,坐在了我的对面。看着那张已经六年没有见到的脸,我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滑落了下来,一阵海风刚好吹了过来,吹散了我的泪水。“我等了你好多年。”“让你久等了。”只一句话我就知道,我的梦,醒了。

广安癫痫医院
宁德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
宜宾专科医院治疗癫痫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