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天神帝第1359章姜辰归来

2020-01-21 18:41:36 来源: 鄂州信息港

凌天神帝 第1359章 姜辰归来

鲜红的血池之中,一颗颗的血魔神晶随着波浪涌动而载浮载沉。

姜辰深吸口气,看向血魔始祖:“前辈,这些血魔神晶果真任我吸收?”

“没错!”

血魔始祖点点头,道,“少主,老奴的伤势其实已经完全恢复了。只是,那灵界之主却是依旧没有放松对我的警惕,所以,这些年我一直在沉睡。”

姜辰暗自点头。

灵界之主,也是灵族之主。

堂堂不朽之主的存在。

整个灵界为的霸主。

哪怕自己修行着《凌天神诀》,战力远远超过同阶强者,但若想要与不朽之主抗衡,除非能够突破到唯我道祖六重以上,才有可能与其一争高下。

在此之前……

自己也只能蛰伏。

一念及此。

姜辰沉声说道:“前辈请放心,待我有足够实力,定会踏上灵族,踏平他们!”

“真到了那一天,老奴愿携血魔一族,倾力相助!”血魔始祖郑重说道。

姜辰点点头,随即投身进入那血池之中。

“混沌血脉,给我吞噬……”

姜辰一声低吼,疯狂运转《凌天神诀》,整个血池之中的血水不断翻滚着。一颗颗能量充沛的血魔神晶,不断涌向了姜辰,在他的身体周围化作了一道巨大的血色漩涡。

血魔神晶一一进入到他的身体之中。

不断被吞噬。

壮大着他的修为。

正沉浸在修行之中的姜辰却不知道,那血魔始祖正与血魔族长神念交谈着。

血魔族长问道;“老祖宗,您方才所说的都是真的?”

“真亦是假,假亦是真!”血魔始祖淡淡道。

血魔族长一愣,一脸困惑不解。

血魔始祖那一双巨大的瞳孔之中,闪过一抹贪婪之色,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着,下意识舔舐着嘴唇,阴恻恻道:“我血魔一族,的确来自于九天。但是,灭了我族先祖的却并非九天上的主宰,而正是此人的父亲!”

“什么?”

血魔族长一惊,瞪大了双眼,更加不解,“老祖宗,若是如此的话,那此人岂不是我们的仇敌?您为好要将血魔神晶交给他?”

“若追根溯源来说,其实他的父亲乃是我血魔一族共同的父亲。是他,以自身的血脉创造了我们这一族。但是,谁愿永远屈于人下?我们的老祖宗为了脱离他的掌控谋划了千万年,终却被他察觉,几乎被他灭族。我们这一族便是那时被老祖宗偷偷传送下界,直至后来他得到那样宝物,被九天之上的围攻,身分九处。我在无意中得知其中一道封印就在灵界,所以发动了血炼之战,只可惜,终依旧是失败了。”

血魔始祖眼中露出一抹黯然之色,但很快又变得精光烁烁,兴奋道,“直到发现了姜辰,我知道我们的机会来了。你以为我给他的那道神魂本源是真的?那不过是我这些年来凝练的一道化身而已,随时可以舍弃,不受他的控制。但是他却炼化了这么多血魔神晶,只要我愿意,随时可以让他变成我的奴隶。当然,我现在不会这么做,我要让他去找到那人的封印之地,找到那样宝物。只要得到那样连九天上的都垂涎不已的宝物,我们血魔一族,才有机会重返九天,重归!”

血魔族长心中也是一阵热血沸腾。

他紧握着双拳,眼中流露出阴冷之色,朝着姜辰看去,嘴角微扬,带着一抹嘲弄:“姜辰啊姜辰,你自以为掌控了我血魔一族,而你却不知道,真正被掌控的其实是你啊!哈哈哈……”

正沉浸在修行之中的姜辰,对于这一切,却是不得而知。

在疯狂吞噬着血魔神晶的同时,他的修为也是飞速增长。

…………

一年,三百六十五天,看似很长。

实则对于寿命动辄上万岁的碎道境武者而言,这点时间不过转瞬之间。

这一日。

魔神天舟难得的停止了巡逻,停靠在幻灵城上空的虚空深处。

所有在外历练,执行任务的幻灵军强者,无不是回到了魔神天舟之中。

只因为……

再有三天,那万众瞩目的新一代兵王大战,便要拉开序幕。

早在七天之前便是开始了兵王战资格争夺战。

只有通过资格战,才能参加兵王战。

今日,乃是资格战的一天!

“你们听说了吗?剑无双只用一剑就在剑壁留下一道三尺深的痕迹,获得了资格战的名额,实在太牛了。”

“我们军部的司徒天宁、刘钧、军千道、破岳这些人不也是一击过关吗?他们才是此次兵王争夺战的热门!”

“对了,一年前名声显赫的姜辰怎么没消息了?”

“他?据说他前往血魔界执行新兵任务,这都快一年了,一直没有任何音讯,估计早已经死在血魔界中了。”

“那是可惜了……”

“可惜什么?姜辰此人不知天高地厚,得罪了那么多人,哪怕不死在血魔界中,他也活不久!”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,说话之人,正是曹波。

此刻的曹波修为已经是达到了碎道境九重,更得到奇遇,让他能够跨越六个碎道境界而战。

“那是曹波?据说他也通过了剑壁考核,能够参加兵王战!”

“参加什么兵王战,曹波他是运气好,攀上了司徒天浩的大腿。得到司徒天宁的培养,此次参加兵王战,只是给司徒天宁当炮灰而已!”

众人窃窃私语着。

赵守成黑着脸,怒气腾腾道:“曹波,若我老大在这里,你敢这么说话吗?”

黑皇站在赵守成肩膀上,张牙舞爪:“曹波,本皇看你是记吃不记打啊,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在大庭广众下果奔的吗?”

曹波脸色铁青,阴沉的目光盯着二人。

果奔事件乃是他毕生的污点。

赵守成和黑皇竟一而再再而三提及,让他心中杀意愈发的强烈,冷笑道:“赵守成,还有你这个孽畜,若不是有池小姐护着你们,你们早就被人弄死无数次了。给你们一个机会,从我胯下钻过去,我可以饶你们不死,否则的话,今天便是你们的死期!”

赵守成和黑皇周围的人群自然散开。

一个个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二人。

正在这剑拔弩张之际。

虚空中,却是陡然传来一道淡漠的声音:“曹波,你确定要让他们钻你裤裆啊?”

(本章完)

西安市灞桥区人民医院
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网上预约
桂林手术治疗白癜风
湛江治疗宫颈炎费用
乌鲁木齐白癫风治疗方法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