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哥连续工作30天难休假告雇主索要休息权

2019-07-12 22:05:24 来源: 鄂州信息港

的哥连续工作30天难休假 告雇主索要“休息权”

每个月,工作30天;每天,上班时间12小时以上。   “的哥”刘育能说,长纪录是连续80多天,他只休了两天。就连这个月他老婆生孩子,想请几天假回家照料,也因找不到替班司机只好作罢。   现在,刘育能再也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。昨天(29日),他向厦门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了《劳动仲裁申请书》,状告出租车公司和挂靠车主,他要讨回自己的“休息权”和“休假权”。   现状:工作80天只休息2天   “作为一名的哥,我们永远都是奔波在路上,几乎都没有休息日。”   刘育能说,为了方便大家出行,也为了养家糊口,出租车司机不分白天黑夜地开车,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2个小时以上。但是,按照劳动强度的国家标准,出租车司机每天工作时间12小时是违法的;每周至少应该休息一天。但是,现实中,那怕他只想休息一天时间,公司都以“没有司机替班为借口”,导致出租车司机想休息就必须自掏腰包,自己出份子钱。   刘育能认为:“这是变相抵制法律法规,剥夺出租车司机的休息权和休假权。”   2月13日刘育能辞职,是因为他老婆要生孩子,需要他回家照料,公司不让休息,他只好辞职。刘育能说,2月20日,他老婆生下了女儿,现在他一看到孩子就很开心。但是,一想到自己没有时间陪孩子,就觉得内疚。   刘育能说,他们经常连吃饭都顾不上,更不要说节假日期间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了。作为一名的哥,刘育能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,而且没有休息日,即使生病也不敢休息,长的纪录是连续工作80多天,只休息了两天。   维权:状告公司讨“休息权”   昨天,刘育能向厦门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了《劳动仲裁申请书》,起诉自己所在的出租车公司以及自己驾驶出租车的挂靠车主,除了指责公司侵犯他休息权和休假权之外,他还要求确认自己与出租车公司存在劳动关系,并确认承包合同是劳动合同的附属合同;支付法定节假日三倍的工资;另外,还要补缴他在公司期间的社会保险费等。   “我去年11月起就职于这家出租车公司,当初交给出租车挂靠车主5000元风险抵押金。但是,出租车公司至今从未支付我本人应得的工资和应享有的医保、社保福利。”刘育能介绍。   昨天下午5点多,联系了刘育能状告的出租车公司。该公司工会的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目前并不清楚刘育能申请仲裁这件事,只知道刘育能已经离职。而且,刘育能和他们公司之间也不存在劳动关系。如果想了解更具体的情况,需要“明天再请示公司领导”。   针对公司的说法,刘育能认为,司机与出租车公司肯定是存在着劳动关系的。他所在的出租车公司通过采用“挂靠”和承包方式经营,不与司机签订合法的劳动合同,并且要求司机自己交风险抵押金,却不负担缴纳司机的社会保险费用。这些,都是国家法律不允许的。   说法:让的哥能“体面劳动”   出租车司机也能每周休息一天而不用担心份子钱的压力,工资待遇也可以跟企业共同协商制定,司机的保险、医疗、养老也不再有后顾之忧……这些听起来有些遥远的事情,却因交通运输部、全国总工会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三部门2月27日召开的一次电视会议,而变得触手可及。   据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健雄介绍,日前交通运输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全国总工会联合宣布,将从今年3月起开展为期两年的“出租汽车行业和谐劳动关系创建活动”。全国各地将逐步推行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制经营模式,代替目前承包挂靠制;同时还将普遍开展以车辆承包费用(即“份子钱”)、社会保险、劳动收入、休息休假等为主要内容的工资集体协商。   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健雄说,目前出租车司机承担的费用,很大程度上超出他们正常工作时间内所能完成的劳动定额,他们不得不靠超时工作获取劳动报酬。这是他们休息休假权得不到保障的根本原因。   不过,好消息是近日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冯正霖说,三部门此次共同联手,就是要“花心思、下功夫、想办法”,让出租车司机能够“踏实工作、体面劳动”。   国家三部门新近的这些规定,让刘育能信心十足。(海峡导报 陈捷/文 黄少毅/图)

微店制作
小程序开发免费电商
微信小程序开发官网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