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栏作家冰雪城主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3 22:59:09 来源: 鄂州信息港

1  茫茫北陀罗大陆的北端,在人烟罕至的雪原上,历代有着一个无人知晓的王国。很少有人去过那个神秘的王国,大多数地方的人,对那个地方几乎一无所知。可就是偏偏在中原武林又流传着一个传说:那个神秘国度里,有一种骇人听闻的武功,听说没有一种中原的武功可以与之匹敌。具有这种武功的人,只需出手一招,就可以让对手凝固成一个冰人。中原没有人知道这种武功的名字,就给它起了一个名字,叫它玄凝诀。传说未必可信,却常常会有人把传说当成真的。  那片望不到边际的大雪原的南边,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雪山。翻过这座大雪山,你只是走进了那片叫做塔克蜡奇蜡的大雪原而已。大部分的探险者,都会葬身在这片不分四季,永远都是冰雪的世界里。叫人不可思议的是,为什么每年都有关于玄凝诀出现的消息,显然,在大雪山里,一定会有一条可以穿越塔克蜡奇蜡雪原的密道口。只有先找到这个密道入口,你才有机会走过塔克蜡奇蜡大雪原。  于是,每年的夏季都会有一群群武林人士结伴而行,去寻找那个神秘的北方王国,寻找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的玄凝诀。在大雪山的脚下应运而生,出现了一个可以给一群群探险者提供食宿与装备的小镇。这个小镇就是寻诀镇。年复一年都会有一批批的武林人士,在这个无名小镇走完自己生命的历程。  2  寻诀镇有人气指数的是一家客栈,还有一处酒楼。凡是来到寻诀镇的武林人士,的客栈一定是这家叫雪城的客栈,而喜欢去的酒楼,一定是坐落在镇子中心的冰酒烧酒楼。或者就因为来此的目的,都是冲着那座神秘冰雪王国而来,于是,但凡与这两个字相关的东西,必然趋之若鹜。也或者还有什么理由?就不是常人所知道了。  雪城的老板娘被客人们封了一个雅号,叫雪娘子。其实是个好客热情的老板,三十多岁模样,长得也好看。老客们都喜欢找她说说带点暧昧的浑话,不过谁也不敢真去打坏主意。因为都知道雪娘子的相好,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金刀胡二爷。胡二爷本名胡玉书,因为是江湖的门派金刀帮的二帮主,便得了金刀胡二爷的名头。金刀帮的帮主叫叶彪,却是极少在江湖上露面的。甚至有人怀疑,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帮主,只是金刀帮故弄玄虚的手段而已。不管怎么说,金刀帮在江北一代赫赫有名,没什么人愿意去得罪这样一个江湖门派,自然也就不会有人真去招惹雪城客栈的雪娘子了。  经营冰酒烧的老板,是个看似猥琐的小老头。其貌不扬,看上去一阵风,就可以把他吹到大雪山那边儿去。其实不然,这个小老头姓米,叫米酷。名字没人叫,人人称他米神通。因为他几乎掌握着江湖上所有的秘密,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米神通打探不到的消息。列位一定知道,常年行走江湖的人,没有几个人干干净净,身后不带一星半点恩怨情仇的,又有谁敢去得罪这号大爷?  其实寻诀镇还存在一个第三方势力。寻诀镇坐落在大雪山脚下,自然是一年四季冰天雪地,所有吃的用的,都靠商队从中原内地运过来。这趟需要跋涉千山万水,万里迢迢,关隘重重,可以挣大钱,却也是搏命的生意。一路要护得商队周全,就需要一支威名远扬,实力极强大的队伍。寻诀镇就有这样的一只镖局。这个镖局叫威远镖局,坐落在镇子的南口,刚好与雪城客栈遥遥相对。  寻诀镇只有两个口子,一个南口,就是从中原来的方向。还有一个就是北口,通向大雪山的山口。有人曾经说过,寻诀镇的南口是生门,即是生意之门,也是生命之门。你要打算让自己继续活着,你就进了南门,还是出这座门。看看那些一年四季络绎不绝来来往往的商队,哪个不是进进出出只走这个门?那么,另外的那个门,就是靠近雪城客栈的北门,就是个死门。没有人可以从那个门走回来,只有走出去的活人,甚至连抬进来的死人都没有。  镖局的舵把子姓巴,一个黑脸汉子,五十多岁,因为一脸大胡子,脸上还有一道伤疤,人称疤拉胡子巴爷。威远镖局的镖旗上画着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,江湖道上称之为疤拉蝎子旗。走这条道的商队,只需要向疤拉胡子巴爷,买几支蝎子旗,就可以保你一路平安无事。  3  这天来寻诀镇的一支商队多了个蓝衣书生。商队在离开中原一座城的时候,有个书生找过来。  “这位大哥,晚生有一事相求。”  商队的领队姓曹,是中原一座大城,福源商号的少掌柜,叫曹玉才,很精明的商人,还会一点武功,性格很豪爽的人。看着面前这个蓝衣书生,问:“什么事儿?我帮得上忙吗?”  “敢问大哥,可是要出北关?”  “正是。”  “大哥,能不能让我跟商队同行?”  “你?你可知道我们出北关后只有一个去处?”  “知道,你们去寻诀镇。我就是打算去看看这个北方尽头处的小镇。”  “你这个书生倒也有些好奇之心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  “我叫冰洛河,请教大哥尊姓大名。”  “我姓曹,曹玉才。你就叫我曹大哥吧。”  “多谢曹大哥。”  “兄弟,你若只是一时好奇,去看看寻诀镇倒也没有什么。千万不要有其他想法。”  “什么其他想法?”  “没什么,我就是随便这么一说。兄弟,你打算就穿这一身去那里吗?”曹玉才指着冰洛河的一身蓝袍问。  冰洛河笑着说:“有何不可吗?我体弱,所以如此酷夏穿多了些。”  曹玉才摇摇头,说:“不是多了,是太少。兄弟,你还是快去成衣铺添置冬衣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  “这是为何?”  “出了北关,越走越冷。寻诀镇在大雪山下,一年到头冰寒彻骨。兄弟,你不会因为姓冰就不怕冷吧?”曹玉才打趣着。  冰洛河笑笑,说:“多谢大哥好意。不必了吧,我这个人挺奇怪的,越热越要穿衣服的,冷倒真是不怕。”  曹玉才以为冰洛河银两不足囊中羞涩的关系,看他衣衫简朴,就带个蓝布小包。一个落魄书生,怕是没有钱去买裘皮。想想也无妨,自己做生意的人,商队也有皮衣,他冷了拿给他就是了,不是什么大事。  曹玉才便笑着说:“也罢,走出去,真冷的时候,大哥自有办法帮你。”  商队车马浩浩荡荡出了北关,便将几面蝎子旗插了起来。曹玉才骑着一匹枣红马,让冰洛河坐在一辆拉皮货的大车上。  “兄弟,这车上都是裘皮,你要觉得冷就自取。别不好意思。”  “多谢大哥关心。小弟自知。曹大哥,这几面蝎子旗何意?”  “这是买路钱,是巴爷镖局的名头。一面旗子一百两,明码实价。”  “大哥,这四面小旗子就是白花花的四百两银子?这也太贵了吧?”  “这叫花钱买平安。值得。”  两个人说说笑笑一路北行。    出去没有多久便下起大雪,雪片漫天飞舞,一派壮丽的北国风光,果然是另一番景色。曹玉才已经换上了一件貂皮大氅骑着马时前时后,生怕商队陷进雪坑里。  他赶到前头看见冰洛河居然还是那一件旧蓝袍穿着,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,心头不由微动。暗想,自己倒小觑了这个书生,竟看不出他是个练家子。居然有如此霸道的内功,这天气如此寒冷,自己也是常年走这条路,又多多少少有点功力,穿着貂皮大氅都感觉得到寒冷彻骨。他居然穿着一件旧夹袍,额头还微有热气冒出,显然是在运功啊。  曹玉才也不去说穿,只是靠近过去,说:“洛河兄弟,果然非同凡人,刚才在城里这么热,兄弟穿着袍子也没有汗,现在鹅毛大雪,北风凛冽,兄弟还是一身蓝袍,居然额头微汗,真是天赋异禀的神人!”  冰洛河微微一笑,说:“大哥又拿兄弟打趣了。兄弟只是天生的怕热不怕冷而已。”  冰洛河说得轻描淡写,曹玉才却不以为然,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敬畏。    商队走至落日时分,已经到了寻诀镇南门外。商队走过南街一黑漆大门外,见大门外面立着数个彪形大汉,竖着一面大旗,黑底子上画着一只红蝎子,还树立几个斗大的字“威远”。曹玉才令人停下,叫手下管账的取了四百两白银,用一个红木盘子托了,恭恭敬敬走到大门外。  “烦劳通报巴爷,福源商号少掌柜曹玉才,奉上镖银四百两。”  门前一个小头目大模大样走来,掀开白银托盘上的红布看了一眼,不冷不热说:“等等吧,今年巴爷发话了,世道艰难些,镖银要涨价了。你们福源该算多少,等账房先生出来算吧。”  曹玉才皱着眉低声说:“又要涨价。去年刚刚涨了三层,今年又涨。唉,看起来这趟又是白来的,赚的钱不过给个镖银,付付车马脚力的开销。”  冰洛河跳下车,走到旁边,说:“大哥,这镖银不付也罢。这一路上连个毛贼的踪影都不见,要镖旗何用?”  曹玉才叹口气说:“兄弟有所不知,蝎子旗插上自然平安无事,不插旗就会祸事来了。”  “若真是这样,这镖银更是不能付了。只怕路上的强盗就是威远镖局的人!”冰洛河大声说出来。  里面走出个账房正好听见,马上叫起来:“嗨,你这酸秀才说什么?你好大胆子,居然敢在我威远门口说此等混账话?”  曹玉才连忙拦住了冰洛河,笑脸打招呼:“吴先生不要生气,我这个兄弟少不更事,次跟我来看热闹的。吴先生,巴爷今年的镖银收多少?福源照付就是。”  “本来加收二百两,现在再加二百两!”  “什么?八百两?”曹玉才大吃一惊,连忙赔笑脸,说:“吴先生,小号实在承受不起啊。”  “少掌柜,八百两一两不能少,拿不出来,你就别想走出寻诀镇的北门!”那个吴先生一脸阴毒冷笑。  不等曹玉才说话,冰洛河已经过来不知道怎么一挥手,四百两白银已经临空飞起来,一直朝着那扇黑漆大门上面的横匾飞去。那块匾上原来写着“威远镖局”四个字,那些银子居然一锭锭嵌进去,也排出四个大字“镖匪一家”。唬得门前八个保镖不知所措,那个吴师爷已经跌在台阶下面。  曹玉才也吓了一跳,这是什么功力?居然有如此威力!街面上早就站满了看热闹的,不由鼓起掌来。  “好功夫!”  “‘镖匪一家’,哈哈一语中的,说的太对了。”  这功夫已经有人进去报告,疤拉胡子带着一大群人冲出大门。  “有人敢在我巴爷门口闹事?”  曹玉才现在已经心中有底气了,便走上去,说:“巴爷,在下有一事不明,要请教巴爷。威远的镖银去年刚刚由三百两涨到四百两,今年居然要涨到六百两。我兄弟少不更事,多问一句,吴先生竟然改口再加二百两。敢问巴爷,这寻诀镇地面上真不成是威远镖局一手遮天?”  “问得好。这几年我们辛辛苦苦跑一趟钱,都被威远拿到手里去。威远也忒霸道了,真不成是这位好汉的话镖匪一家。”  门口早就挤满了人,这南街上多数是商人,对威远不满已久,如今有人出头,自然要火上添油。  那疤拉胡子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抢白过,立刻沉下脸对曹玉才说:“曹少掌柜什么时候长脾气了,既是如此,巴某也不来为难你,今年镖银分文不取。只是请少掌柜原路退出寻诀镇,以后不必再来此地了。”  曹玉才也是个耿直的性子,便指着上面“镖匪一家”四个字,说:“诸位做个见证。我福源商号的镖银已经付过了。我曹玉才说话算数,今夜暂住一宿,商队不卸一样货,明天退出寻诀镇!”  谁知,冰洛河却走上前笑嘻嘻说:“大哥,你不要这四百两白银,小弟却舍不得。这些白银是小弟送上去的,还是小弟给大哥取下来。”  说着话,冰洛河一挥袖子,凌然一股劲风平地而起,那匾上的银锭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,一个个飞回来,又在商队账房先生手中的托银盘子里整整齐齐排好。再看那块横匾上面,银子砸出的“镖匪一家”还是清清楚楚留在上面,代替了原来的“威远镖局”。  喝彩声再次暴起。  “好!”  “好俊的功夫。”  疤拉胡子正在下不来台,人群走出了雪娘子。  “我说,今天怎么北门这么热闹啊?这往日北门的热闹是生意,今天怎么改动武了?我说巴爷,咱们都是在江湖上混口饭吃。您老不至于把事儿做绝了吧?福源是这个寻诀镇上的商号,你不让曹掌柜来寻诀镇做生意,岂不是要绝了全镇生路?这么多商家,这么多武林朋友吃啥喝啥?做生意嘛,讲个你情我愿,巴爷收镖银应该的,就好比我雪城客栈收房钱。可不能过分吧?大家给我雪娘子一分薄面,少掌柜今年的镖银照去年付,今后还是留在寻诀镇做生意。今天,我在冰酒烧请一桌,算是大家交个朋友。如何?”  疤拉胡子算是下了台阶,站在那里喘粗气。曹玉才顺水推舟,示意自己管账的重新把银子送上去。那吴先生打着哆嗦收下,跟在疤拉胡子后面进去,关了大门。看热闹的人群一哄而散。  雪娘子又笑语殷殷对曹玉才说:“少掌柜有自己的商号,雪娘子就不请了,这位少年朋友,应是武林朋友,请随雪娘子去雪城客栈如何?”  不等冰洛河开口,曹玉才就说:“多谢雪娘子出面调解,今天的酒席还是曹某出资才好。这位是我结义兄弟,并非武林同道,就不麻烦雪娘子照顾了。” 共 997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结核病患者应保持的营养疗法
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