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是我的爱人江山文学网

2019-07-13 23:59:55 来源: 鄂州信息港

苏是我的爱人      Sue是浓妆艳抹的女人。  Sue的嘴唇饱满,左手常夹一支520。  Sue有一头精致的短发,每每梳洗必要在镜子前涂上护肤和艳丽唇彩。    我Sue着一身雪纺短裙,和黑色文胸。她若无其事地在我眼前解衣,没有丝毫拘谨,旁若无人。她一丝不挂地站立在我面前,然后说,我是第几个和她上床的男人,但这没有意义。因为我们只是上床,我无异于之前的任何一个。    她靠出卖肉体为生。    Sue。赤脚。打开洗漱室的灯,之后听见水流。她在洗浴。出来的时候已满是沐浴露的香气,肌肤滑爽,乳房坚挺。当然,这些在我看来已没有诱惑。我只是在推测她是否会叫床。或者只是纯粹的表演一幕做爱的镜头。我能看到她的私密之处,阴毛浓郁。  Sue说,无论是谁,她都不想在他身体上留下她的味道。她用其他香味粉饰。茉莉花香,熏衣草香。任何一种,她的身体被擦拭得一尘不染。她只是副肉体。而我,是一个嫖客。    我是一只动物,也许在任何性交前,我感受到的只是阴茎的肿胀,充血。    已是七月天气,燥热。我说,Sue我们一起散步。即使只是谈心,不真诚的谈心。她说,行。她说,这一夜,肉体已经被我收购。    我只是哂笑,这本不是她。    穿上皮鞋,取出手机,未接来电是妻子的。我和她结婚已有四年,并育有一女,如此而已。我需要自己擦拭皮鞋和打领带,并且在六点起床带上女儿去学校。小区的一所幼儿园。  回电,我说,公务在身。当说这句话的时候,Sue用鄙视的目光视我。她没有言语。我亦缄默,遂挂电话。    Sue说我是个虚伪的男人,说我会心存愧疚。    电话一直作响。房间,走廊。等待电梯,在电梯门闭上的那刻,间断。然后是宾馆大厅,繁华街头。之后是一串短信。妻:你在欺骗我。一直以来。零八年七月。    “Sue,你知道。我不爱她。”  “确如,你若能与她做爱时这么说。”  “你不能将我看透彻,因你心存嫉恨。”我说,“Sue,你不该如此。”  “不该,你与我相识。本是一次命运捉弄。”    这种季节,白日温度几近40.你无法在大街上行走。否则亦被炙烤得衣衫浸湿,昼伏夜出已衍成生活方式。    人群往至。穿行。  市政府前的偌大广场,即使灯火明亮,人声嘈杂,也已经变得落寞不堪。像Sue。Sue,她只剩躯壳,她一如520,抽剩下的便是烟蒂,再随处扔弃,漂浮不定。亦毫无轨迹可循。  她游走于不同的男人,在不同的男人身边。吃饭,走路,做爱,亦从不施之感情。Sue说,她没有,若你想要,你只能分得肉体。也许某一处是归于你。也许已无一寸肌肤。    她可以默然地说这些,直待她微觉寒意。    她手指颤抖。她说是冷。她说,我们回去,如此热闹已不属于我,和我们。一路归途,却是无以完好无损。你知,我不是在说路,若不是乔,我亦无法寻到你。    Sue说,你无需寻找。我是个妓女。    Sue开始说话。  她生于七月。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爱过一个长她十岁的男人。后来男人死了。大学毕业前,她与乔在一起。乔是个体态臃肿的男人,面像丑陋。只是因为他会给Sue买大堆的食物和CD,并且说他爱她。  Sue说,她从未有一天爱他。是的。她说,当她把这些真实表达给乔时,乔已无力站立,只是蹲坐在他跟前。他像个孩子,抓住她的裤脚,哭泣。而Sue说,她只是想嘲笑。他如此这般。    Sue说,这些已成过往。    我说,遇见乔是在一个加油站。我问起你,他不多言,只留我你的住址。  “这是宿命,所有皆缘于她七月出生。”她一直这么认为。即使毫无根据。她像被操控。她会在某个时间遇见某个人,再在某个时间某处离开。    她说,Sue是这样,乔是这样。你亦如此。    谈及此,我们已回到住处。她将门反锁。去衣。这般袒露,已非高中时的姑娘。    “我爱你,安。”  “我比你长十岁,Sue。我无法成为你的爱人。”  “爱与年龄无关。这是你耻于接受的借口。”    Sue俨然已成为体态风骚的女人。会浓妆艳抹,穿情趣内衣,懂得如何做爱,取悦男人。她已是一个妓女。恬不知耻。      “我爱你。Sue。七年前是,现在亦是。让我将你带离这里。你不该是个妓女。”  “你依然长我十岁,安。你依然无法让我成为你的爱人。”  “而且,你有妻子,女儿。女儿与你同姓。”    你看,Sue。你一直心怀芥蒂。否则你不会有七年前的话来反驳我。即使你睡在别人的床,你也不可能把过去抹杀得干净。    Sue说,那个男人是死了。死于一场车祸。也许是经过山路的时候,连人带车一起摔下山崖,尸体被碾碎。总之,他是死了。  她说,她已记不起那个男人的样子。他们不曾做爱。亦无法记住他的身体。那个男人留下来的东西是一件雪纺群和黑色文胸。那段时间,她穿着它们。周延,喝酒,聚会,行走,即使睡觉,不肯清洗,不肯脱换。直到乔告诉她,他爱她。    那是你的臆想,Sue。我站在你面前,我在和你说话。    “是的,我有臆想症。我常是在半夜惊醒。我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。他说过一些话,她从来不曾听得。他笑得邪恶。”  她去就医,带了大堆药物回住处,坚持吃。一个月两个月。她依然看到那个男人。男人说过,他喜欢看她着雪纺短裙,黑色文胸。药物毫无效果,她改吃安眠。    她说与不同的男人做爱,有人愿意与她同抽一支烟,有人会吃兴奋剂或者伟哥。也有的男人,做爱时会猛抽打她的屁股。他们或在床上,或是将她抵在卫生间的墙上,不停地抽插。她搂着他们的脖子,腰。男人们总有各种方法取悦女人。他们只有在床上的时候,才会言语和善。    男人一向虚伪。    她说乔来过,他们也只是做爱。只是,乔多给了她几百块钱。她一张一张叠起,放在钱夹。    已经快12点,Sue说。  我不知12点的深夜意味如何。也许我该抱着她活着亲吻她。    她含着我的舌,一遍一遍吮吸。每每都要更用力。我被性欲吞噬。思想空白。  我只是一个嫖客。这个时候,已无情感因素。只单纯的肉体交欢。    翌日,Sue看到床上熟睡的安。离开。没有告别。 共 247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呈现性冷淡怎么治疗好
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好
如何预防癫痫病才有效
本文标签: